小草app苹果安装2018

星期天下午,最后一节课,班会!

班主任老张脑门锃亮,唾沫横飞,喋喋不休地教育了班同学整整一堂课,所有人都把头低的如同鸵鸟一般,恨不得能钻进桌洞里。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风平浪静,私底下的暗潮却早已经开始涌动。

眼神交流,手势比划,其中还时不时夹杂着几张写满字的小纸条,所有同学那颗原本已经麻木了的心开始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变得滚烫起来。

终于,随着老张一句“回去之后也要好好复习,下课!”

所有人在一刹那间便都沸腾起来,不容易啊!

一周才有那么一晚上时间不上晚自习,再加上每个月放假一天,这便是高三学期的所有福利了。

节假日?不存在的!

更为恐怖的是,这美其名曰回家好好休息放松一下的短短几个小时,也被早已盯上了的任课老师们,用提前发下来的试卷占据了!

五张试卷,一点也不多,老师们都说了,玩的时候顺便做做就能写完了。

秦林:“……(???)(¬_¬)……”

当然了,这丝毫没有阻止同学们的热情。

樱桃小美女河边清凉写真

至于老师们再三叮嘱的所谓的试卷做好明早交上来?

那不是明早嘛,大不了几个人分分工,每人一张,然后明天再早来一点呗,so easy!

更何况,众所周知,对于秦林他们这种咸鱼加学渣的组合而言,作业越多我越浪,这难道不应该是基本操作么?

“go!go!go!”

“秦林你快点,晚了抢不到机子了。”

鲁深抓起书包,也不管到底落没落下什么东西,瞬间飞奔到秦林桌子旁,拉着他就跑!

侯明和蔡坤甚至已经抢在老班之前飞奔出去了,浑然未将班主任那张瞬间铁青的老脸放在心上。

“你们跑慢点啊,那么快干嘛!”

秦林被三个损友催促着,脚下不停紧紧地跟在他们身后飞奔,面上却有些无奈。

“不就是上个网吧么,至于跟打了鸡血一样吗?”

秦林边在心底吐槽,眼神边控制不住地四处打量。

六点,天将黑未黑,旧日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热闹异常。

虽然少了许多记忆中的私家车,却满满的都是时代感,一笔一划在秦林心中勾勒出一股别样的韵味。

路两旁遍布着老式的商店,凌乱地挂着乱七八糟的广告牌,其中电子显示屏还很少,绝大多数还都是亮着老式的彩灯,肆意地发出炫目的光芒。

广告牌前方半空中架着一排电线,左边是高压电线,右边是电话线,泾渭分明,乱中有序,堪称是这个时代的标志之一。

抬眼望去,高高架起的线路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有些模糊,将老式的公寓楼切割成一段一段的阴影。

商店门口,停着一排排在秦林看来土得掉渣的二八大杠和摩托车,偶尔还有几辆桑塔纳、夏利以及面包车之流混在其间,自我感觉极有派头。

车主人甚至就连说话声都要比其他人的嗓门大上一圈,随身自带一种藐视一切的光环。

当然这其中也是有区别的,具体表现为开桑塔纳的藐视开夏利的,开夏利的鄙视开面包车的,开面包车的则看不起一切不是四个轮子的。

这个时代的小县城,还没有几辆别摸我和三叉戟,就连牛头皇冠都极为罕见,一天也不一定能见着三五辆,更别说什么跑车了。

所以,他们便是位居鄙视链顶端的大鳄,有资格俯视一切。

恰如人生百态,不过如此。

还是记忆中的那条文化街,还是记忆中的那些店铺,哪怕是重生到现在已经好几天了,秦林依旧会时不时的冒出一种恍如隔世的虚幻之感。

……

晴天网吧,是离县中最近的网吧之一,也是文化街上少有的规模较大的网吧。

机子的配置在零二年算是周围几个同类型网吧中比较高档的一类,再加上老板咬牙装了两条宽带,这在当下,算是蝎子的尾巴——独一份。

四人冲进网吧之后,鲁深迫不及待地冲着网管大喊,“老板,开四台机子,还有连在一起的座位么?”

“有,后面一排,开几个小时?”

“吧的环境,一边忍痛掏出一张五十的绿票子递给老板,那可是他攒了好久的私房钱!

这家晴天网吧的生意真的极为红火,还没到营业高峰期,便已经坐了不少人了,还有一些零散着晃荡的,都是为了省钱,在等12点后的包夜。

这家网吧的配置挺好,当然收费自然也高,大厅每小时3块,包厢由于是单独接的另外一条宽带,价格更是高达八块!倒是包夜便宜不少,从晚上12点到明天8点,只需要十块钱,所以有不少人吃过饭后便来这里等着抢包夜的机子。

零二年,正是网吧大爆发的年代,为了抢占市场,一般的网吧一小时两块钱网费就不错了,甚至还有些黑网吧一块钱都能玩,当然那网速就呵呵了。

晴天网吧的价格这可算是贵的不得了了,这从侧面也能看出眼前这个老板确有几分精明能干,否则人不可能那么多。

不过想到马上六月份京城那边将要发生的蓝极速网吧事件,秦林在心中默默为眼前的老板点了根蜡烛,且行且珍惜吧,老铁!

谁叫你不给未成年人打折的!

没错,秦林虽然拿了身份证,但是,要到七月份才年满十八岁!

值得欣慰的是,这网吧环境还算不错,虽然同样也有不少抽烟的,但是还没有出现脱鞋的那种,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再加上老板在墙上安装的数个巨大的换气扇,整个屋子看起来还算干净,没有记忆中黑网吧那种烟雾缭绕暗无天日,甚至能把人眼泪呛出来的局面出现。

四个人,每人三小时大厅,花了秦林足足三十六块大洋,让接过找零的秦林心疼的直抽搐,真黑!

一想起早上自己抚摸着那只怎么看也不胖的小猪储蓄罐的样子,秦林就感到有些牙酸。

你能想象,一个本该叱咤风云的重生大佬,犹豫了好久才咬牙从储蓄罐里抽出一张九九年的新版红色毛爷爷,然后又心疼地又放了回去,犹豫再三才下定决心拿了一张绿色的毛爷爷,甚至一度打算找个借口放了鲁深他们鸽子的样子吗?

有人说,钱不钱的不重要。

但是吧秦林觉得,没钱,真的挺让人难过的!

本来就穷的要死,连挣第一桶金的本钱都没有,结果就为了上几小时网而拍出五十大洋,简直是重生者的耻辱!

若是有其他重生者在此,估计会斜眼狠狠鄙视秦林一番。

呵,穷鬼,瞧你那熊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