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小说app史上最走心的测评

月归龙死了吗?

不但没死,还活的比谁都精神,都丫的成就圣体,还将自己最记挂的女人都给传送回来,可谓是最幸福的时候。

冰玉颜和古千目更是神采奕奕的,人家半点伤都没有。

结果,你张扬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他们死了,然后要让金琉璃赔偿。

还能这么玩吗?

四大圣子一脸懵逼。

太子炎赤火也是一脸懵逼。

甚至虚天阁的人如风过龙,季少龙等等也都一脸懵逼,完没想过可以这样。

哪怕是向来霸道,凶横,自知蛇蝎心肠的金琉璃都以为听错了。

“你!你!你!”金琉璃气的差点炸了,指着张扬说不出话。

张扬一脸淡然的道:“我怎么了,我很好啊。”

金琉璃真的要发疯了。

私房女神粉红爱恋可爱

陆横空,云天荒等四大圣子终于从懵逼状态醒过来,一个个满脸古怪表情的看着他。

炎赤火捂着额头,想到早前张扬在柳镇的做法,他算是明白了,这位史上最年轻的圣主就是个坑神啊,太坑了。

“让我想想啊,死一个皇朝太子,一个南疆第一大无量,一个西漠第一情报高手,嗯,外加本圣主被吓出病来了。”张扬捏着黑袍军师的手一抖,“你们看,都哆嗦了,这些肯定要算账的。”

金琉璃气的火撞顶梁,差点忍不住冲上去将张扬撕碎了。

太欺负人了!

你丫的明明一个没死,你自己有个毛的病啊。

她堂堂太虚皇朝琉璃公主何曾被人如此威胁,欺辱的。

虚天阁内所有太虚皇朝的人都咬牙切齿,恨意滔滔,从来都是他们欺辱别人的,这是第一次被欺辱,还欺到门上来了。

“哦,对了。”张扬左手拍额头,“我还给忘了,我是圣主,苍莽圣主,我堂堂一代圣主,代表的是圣地的颜面,居然被吓,算了,这个词说的太丢人,就当是被气的手容易哆嗦的毛病,这必须要给出解释,必须的!圣主尊严不容挑衅!”

金琉璃气的张口吐血。

你丫的圣主尊严!

你这几句话就足够能杀人的了!

四大圣子看的瞠目结舌,圣主可以这么不要脸的吗?

你不是代表圣地尊严吗?

炎赤火低语道:“果然,又把圣主身份拿出来了,这身份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不需要的时候,就藏起来,游刃有余,太让人头疼了,这次太虚皇朝要大吐血了。”

同时,这位赤炎皇朝太子也领悟到一个至理名言: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所有人都知道,张扬这就是阳谋。

你阴谋算计我,我就阳谋气死你,而且还要狠狠的敲诈你。

问题是,你还必须低头,忍着。

只因为那是黑袍军师!

一怒西漠惧,一人可敌三百圣,这不是夸大其词,这是事实。

一个黑袍军师让太虚皇朝威压西漠大地莫敢放肆。

要说当初八十多位圣人联手杀入太虚皇都,最后之所以离开,若说只是二代始祖金寻仙拿着仙器仙葫威慑,绝无可能的,诸圣考虑的东西很多,其中十年前所谓号称神秘死亡的黑袍军师绝对是其中最主要原因之一。

一个黑袍军师价值是无量的。

气吐血的金琉璃咬牙道:“你要怎样才肯放了军师。”

“嗯,这才对嘛。”张扬道,“这么一个废物留在我手里,也没什么用,可对你们太虚皇朝有用啊,所以你就要好好地跟我谈,不然,我手被气的一哆嗦,掐死他就不好了。”

金琉璃气的直哆嗦。

四大圣子,赤炎皇朝太子都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很激动,也很期待,更想看看最后会演变到什么地步。

其实他们也没闲着,一个个给张扬传音,当然他们不是什么好心,而是趁机借助张扬的手,狠狠的修理太虚皇朝。

如此绝佳的机会,岂能错过。

所以张扬很多原本不知道的事情,不晓得的秘密,都知道了。

也就更加明白如何跟金琉璃讨价还价了。

金琉璃也冷静下来,现在就是认宰的时候,她深吸两口气,压下心头暴动的杀意,道:“你想要什么,说!”

张扬玩味的道:“听说你们猎神阁有一种宝物叫神月心,对吧,我挺喜欢的,就这个吧,嗯,我这人还真的是太良善了,居然只要个神宝。”

好不容易冷静的金琉璃再次跳脚。

就是炎赤火,陆横空等也嘴角直抽,狠狠的掐自己,才忍住没有爆粗口。

这是神宝吗?

这是比圣宝还要价值无量的国之重器!

这是冷月皇朝在三百年前丢失的国器。

何为国器?

号称能够镇压气运的宝物。

虽然这玩意说起来有点悬,是否真的如此,谁也不知道,但是冷月皇朝的人都这般认为,几乎已经是皇朝之人的精神寄托。

损失国器神月心,给予冷月皇朝的打击太沉重,整体士气暴跌,以至于三百年前开始,整个皇朝都开始迅速的走下坡路。

所以若神月心国器回归冷月皇朝,对于冷月皇朝而言无异于天大的幸事。

问题是到了张扬的嘴里,是他良善,只要神宝的说法,实在是太气人了。

“金琉璃,赶紧的,快来感谢我的心地善良,只要你赔偿一宗神宝。”张扬道。

金琉璃怒吼道:“你欺人太甚!”

她这一吼,如惊雷,蕴含着她的力量,更是引发空间扭曲。

也恰恰如此,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突兀的杀出,直奔张扬。

此人太快了。

他都让在场的很多人都看不清楚样子。

炎赤火,陆横空,云天荒等几乎是本能的发出惊呼。

“小心!”

这完是发自内心的,因为他们想要看到张扬狠狠的收拾金琉璃这个蛇蝎心肠的霸道女人,狠狠的敲诈太虚皇朝。

只是,谁也没想到,一直表现的暴躁疯狂的金琉璃居然是在麻木他们的警惕心,实则在安排人手抢救黑袍军师。

出手之人,明显是个天生的刺客杀手之类的人,太快了。

就是张扬都看的唏嘘,这厮比那个风过龙还要快。

当然,境界也是小无量。

只可惜,他从来没有放松警惕。

黑袍军师的价值太惊人了,所以他站的位置都是在炎赤火和四大圣子之间,无形中让他们也阻碍被人从身后左右偷袭他,因为这五个人会在这时候有意无意的站在他这边,这都是太虚皇朝作的。

所以他只需要防备正面即可。

就在金琉璃发出吼喝的刹那,张扬的腰间系着的归一子珠顿时绽放光芒。

嗡!

二十米范围内的境界压制。

刹那间,出手之人的速度暴跌,因为他的境界被压制在开天境二级。

张扬啧啧称奇,这厮居然是个非同一般的天才,否则肯定被压制在开天境一级的。

这是个如瘦猴般的男人,只是一脸的狰狞如嗜血的刽子手。

砰!

张扬稍微横移半步,避让开那刺杀来的无量神剑,一把抓住这个瘦猴般男人的脖子,将他也提了起来,手上发力,霸道的九极真元汹涌而入,直接摧毁他的经脉,让他登时便痛苦的若面条般耷拉着,无力反抗。

这时,才有人惊叫出声。

“他是叶狼!”

“西漠三十大天才之一的暗杀第一天才!”

现场惊呼连连。

张扬右手抓着黑袍军师的脖子,左手抓着叶狼的脖子,冷冷的道:“金琉璃,你是不是觉得我手中筹码不够,所以再送给我一个废物当筹码。”